服務號公眾號
手機訪問
信息查詢
養殖商務網> 致富經> 正文
笑得很魔性 賺錢很瘋狂
發布時間:2019-01-04 16:24:130

他,笑得魔性,活得膽大,不僅愛吃老鼠,還能徒手抓鴕鳥。他中年破產,撞上行情低谷,鴕鳥皮價一跌再跌,該如何破局?北方的肉,南方的肉,2塊鴕鳥肉里究竟藏著怎樣的行業秘密?在缺點里發現商機,他帶動上百農戶爭相養殖。看愛大笑的吃貨鄭榮,如何打破行業魔咒,讓賺不到錢的鴕鳥養殖戶一只能賺上千元?
 
記者 沈子莉:“不要趕了,好嚇人。”
2018年11月21日,記者見到鄭榮的時候,他正在養殖場里趕鴕鳥。
鴕鳥是有一定危險性的動物,如果被它踢上一腳,足以致命。
通常抓鴕鳥都要3、4個人配合,可膽大的鄭榮卻能一把就把它們給抓住。
鄭榮:哈哈哈,踢起人來不要命的。哈哈哈哈哈哈哈
養殖場里到處都是鄭榮的魔性笑聲,他是個愛逗樂的開心果。即使現在鴕鳥市場行情不好,很多養鴕鳥的人,都急得不知道該往哪賣,只能勉強維持的時候,他還是這么樂觀。
朋友 陳增獻:我都服他的,照樣笑。
如今鴕鳥已經不像過去那么新奇了,很多養鴕鳥的人都在為銷路犯愁。特別是那些跟風養殖的,炒種賣苗的,現在養出來的鴕鳥根本就不知道該往哪賣。
原本很多人養鴕鳥都是為了賣鴕鳥皮,但最近兩年,鴕鳥皮的價格也一路狂跌,行情更是慘淡。
鄭榮:2015年下半年就不行了,一張皮之前1500,現在700。
鴕鳥皮的價格僅2年時間,就跌到只有從前的一半.
鄭榮養了1千多只鴕鳥,如果像別人那樣賣皮的話,他一年至少要虧上百萬。可如今他不僅每只鴕鳥都能穩賺1500多元,一年銷售額達到上千萬,還帶領著上百位農戶一起賺錢。
在廣西橫縣,上林縣等地,鴕鳥養殖在鄭榮的帶領下正值風靡。甚至在村里的門前屋后,大街小巷里,都有人在養鴕鳥。
農戶 王國偉:很多人想養。
農戶王國勝:有人養10只八只,有人養100多只 ,這里有30多戶都在養。
 
藍文權 農戶:養了300只,都是公司回收。
鄭榮的鴕鳥不僅一年出欄3000多只都不夠賣,采訪時還要到處去農戶家里收購。
記者 劉杰:要把眼睛遮住。
記者 沈子莉:就這么拖著它走嗎?不踹你嗎?
鄭榮:不踹。
抓鴕鳥十分危險,它們是陸地上眼球最大的動物,眼球比它自己的腦子還要大,能看到四面八方,非常不好對付。
記者 沈子莉:不會受傷嗎?
鄭榮:不會受傷很健壯的。
這樣一只鴕鳥有170多斤重,鄭榮按20元錢一斤收購,一只就價值3千多元。
鄭榮:又裝死,一應激就裝死。
遇到危險時,鴕鳥通常會撲倒,貼到地面來掩護自己。但心理學上,又把這比喻成逃避現實的鴕鳥效應。
 
今天鄭榮買了5只鴕鳥,一共花了1萬5千多元,但是如果按照市場價一張鴕鳥皮700元錢來算的話,他買5只鴕鳥就已經虧了1萬多元。
顯然,鄭榮的經營方式與眾不同,那么他究竟有什么高招,能自己一年就純賺400多萬,還讓養殖戶在行情不好的情況下,還要爭相跟他養殖?收那么多鴕鳥回去他又打算怎么賣呢?
采訪時,鄭榮的養殖場里突然來了兩位不速之客,沒想到大伙兒激動得,像比撿了錢還高興。
鄭榮:兩廣人螞蚱,癩蛤蟆都吃。天上飛地下跑的都吃。
鄭榮:這就是我們的小野鼠了,一只頂3個雞。
剛抓的兩只小老鼠,就這么變成了鄭榮的晚餐,他不僅愛吃、會吃,還最愛挑戰,那些新奇,獨特的食物。
2012年,鄭榮第一次見到鴕鳥的時候,是在他公司的隔壁的鴕鳥研究所,當時他還在南寧市經營建材批發、運輸等生意,一年能賺上百萬。但第一次見到這么呆萌可愛的動物,他的反應就是…
鄭榮:不知道是什么味道,想吃它的肉,大腿奔跑有力量一定很好吃。
研究所里的鴕鳥都是用來科研的,不能隨意宰殺。鄭榮只好沒事就去看看鴕鳥,流口水。終于有一天,研究所要屠宰幾只被淘汰的鴕鳥,鄭榮趕緊買了幾十斤鴕鳥肉回來,大請賓客,朋友們都很喜歡。
朋友鄭志遠:剛開始還有點害怕。
朋友劉炳康:很清淡,非常細嫩。
朋友 陳增獻:脆脆的,大腿最好吃。
然而,好景不長,研究所由于改制關停,要把80多只鴕鳥整體出售。但讓人沒想到的是,鄭榮這個超級愛吃的人,竟然花80多萬把這些鴕鳥全買了回來,就養在老家的院子里,把大伙兒嚇得夠嗆。
 
姐姐鄭小滿:嚇我一跳,那么高大。
鄭榮:想買來一只一只地吃,當時廣西沒有養商品鳥的,鮮肉市場一片空白。
鄭榮覺得養鴕鳥是一舉兩得的事,既能滿足自己的食欲,又能賣錢,就連逢年過節,要是能送人一只鴕鳥也很有面子。
不過剛開始的時候,鄭榮對鴕鳥了解很少,只知道這種黑嘴的是母鴕鳥,紅嘴的就是公鴕鳥。但養了一段時間后,鄭榮發現鴕鳥還有很多奇怪的舉動。
比如這只莫名其妙愛轉圈的。
還有這兩只神經錯亂的。
記者:這是干嘛,兩只母的交配?
動物界的那些事兒,鄭榮也說不清楚,不過當公鴕鳥這樣撲扇著翅膀發情的時候,鄭榮才反應過來,原來自己買回來的全是種鴕鳥。
鄭榮:要交配,一星期后就產蛋了。
 
種鴕鳥能活50多歲,每年下60多枚蛋,一個蛋就能賣150多元,市場上還有人把蛋殼做成臺燈等工藝品,加上2013年的時候,鴕鳥皮正值高峰,一張能賣到1500多元,鄭榮就想養鴕鳥來賺錢。
鄭榮:養殖成本苗500,人工飼料800-1000,賣皮就能回本,剩下的隨便賣,10元錢一斤肉賣不行的話給親戚當下酒菜。
為了搭上賣鴕鳥皮的快車,2013年鄭榮又買了200多頭小鴕鳥回來養,但讓他沒想到的是,鴕鳥才買回來不久,他自己卻破產了。
2013年,鄭榮經營的建材批發、運輸等生意,接連遭遇重創,在外有5百多萬應收貨款要不回來。他多方追債無果,資金鏈斷裂,只能關掉公司,變賣了所有資產抵債。昔日那個以養鴕鳥為樂的鄭榮,一下變成了個窮光蛋,而這些鴕鳥,成了他最大的負擔。
鄭榮:300多只鳥,一天幾千元的費用,玉米。
鴕鳥是雜食性的動物,由于體型大,一只鴕鳥每天都要吃6、7斤食物。300多只鴕鳥,一個月光吃就要花掉3、4萬。為了能有給鴕鳥買飼料的錢,鄭榮把全家人在南寧落腳的最后一套房子也給賣了,只能帶著80多歲的老母親又回到農村。就在鄭榮最困難的時候,沒想到鴕鳥皮的價格也開始走低,過去1500元一張的鴕鳥皮跌到800元錢都賣不出去,養鴕鳥連成本都收不回來了。
可讓人意外的是,就在整個行業都處于低谷的時候,鄭榮卻只用了一個辦法,就2年翻身,2015年實現銷售額4百多萬,僅一只鴕鳥他就能賺到1500多元。
鄭榮:過來了。
2014年,鄭榮的第一批鴕鳥出欄了,他要實施自己的財富計劃。在兩廣地區,大家最愛新奇特的東西,既然自己和朋友們都愛吃鴕鳥肉,鄭榮就把它們拿到鎮里的菜市場去賣。本以為會十分火爆,但剛開始的時候,這些肉掛在菜市場里卻根本無人問津。
 
鄭榮;不懂怎么吃,不知道是什么,偶爾買3到5斤,不會天天買。
鄭榮把鴕鳥肉放在菜市場里,擺了將近半個月,卻連一只鴕鳥都沒賣得出去。
起初,他還以為是定價太高,超出了小縣城的消費水平,又把鴕鳥肉拿到南寧市區去賣。可換來換去,換了4、5家菜市場了,卻依舊沒有人買。
難道是因為逛菜市場的大多是老人,舍不得花錢嗎?帶著疑慮,鄭榮又把鴕鳥肉拿到餐廳去推銷。可誰知,餐廳老板不僅一口拒絕,還說鴕鳥肉不好吃,早在2、3年前就有人把北方的鴕鳥肉運到廣西來賣,根本不受歡迎。
這下,鄭榮徹底納悶了,怎么自己和朋友們吃起來,又滑又嫩的鴕鳥肉,放到別人嘴里就變得難吃了呢?
商家張美平:北方肉質不好吃因為北方主要是要皮,不注重肉質,跟養殖環境氣候有關。
原來,北方大多數養殖鴕鳥的人,都是為了要鴕鳥皮,所以他們只求快速把鴕鳥養大,不太重注飼養過程中對肉質的影響,過去大家吃到的根本就不是為餐飲市場打造的鴕鳥肉。隨著深入了解之后,鄭榮發現鴕鳥肉賣不出去,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。
 
采訪時,他拿來2塊鴕鳥肉,讓記者看看有什么區別。
鄭榮:顏色不一樣,這是新鮮的,這是4天前的。新鮮的紅,凍了4天的黑。因為鴕鳥肉含鐵量高,所以容易氧化,聞一下氣味也不一樣,凍過的有點腥臭味。
如果像豬肉、牛肉那樣冷凍運輸會影響鴕鳥肉的肉質和口感,這意味著鴕鳥肉的銷售范圍就受到了距離的限制。
鄭榮:北方賣不進來因為有一個問題,他們要冰凍,而廣西人不喜歡凍過的。
商家:廣西講究活的,喜歡新鮮的,北方凍過的就會影響口感。
得知這個特點以后,鄭榮對自己的鴕鳥很有信心。
他本來就為了吃肉才養的鴕鳥,為了保證肉質,每天只給鴕鳥喂青草、玉米桿等天然草料,還讓它們在養殖場里自由奔跑。而作為一個愛吃、會吃的人,他還總結出一個規律,要把每只鴕鳥控制在9-12個月出欄,肉質才最細嫩。
本來,兩廣人就喜歡新奇特的東西,鄭榮在這里推廣鴕鳥肉比北方容易。而北方的肉賣不進來,當地也沒別人養殖,只要他能把鴕鳥肉成功推廣,幾乎就沒有競爭對手。為了讓大伙兒真切感受到,自己養的鴕鳥肉好吃,2014年,鄭榮在養殖場旁邊開起了飯店。
清湯涮鍋最能體現肉質的原味,鄭榮就主打涮鍋為鴕鳥肉正名。
 
為了滿足大家獵奇的心理,他又把鴕鳥爪也做成招牌菜。
鄭榮:鴕鳥爪,質感像毛肚,富含膠原蛋白,可以紅燒。
鄭榮給每斤肉定價50元,只比當地新鮮的牛肉貴6、7元錢。他又和旅游團合作,讓大家觀鴕鳥、品美食,很快就吸引了離他養殖場100公里以內的游客前來光顧。
記者沈子莉:你們吃鴕鳥肉不害怕嗎?
食客:不怕,就是家禽類,味道很清甜。
生意越來越好,鄭榮每天都要賣3、4只鴕鳥。但別看鴕鳥個頭大,它主要的肉其實都集中在這兩條大腿上。
鄭榮:肉全部在腿上,胸腔都沒有肉的,一只腿30多斤,去掉骨頭也就28斤,5只鴕鳥才能抵得過一頭牛的肉量。
一只150斤重的鴕鳥分解出的肉就只有六十多斤。而客戶多了以后,鄭榮又遇到了一個棘手的問題。很多外地人想買鴕鳥肉,但只要距離一超過6、7個小時車程,他就沒法保證新鮮,甚至都不敢發貨。
 
為了解決這個問題,從2015年開始,鄭榮和各大主題餐廳、鮮肉店等建立起合作,在廣西壯族自治區的十幾個城市,成立了上百個銷售點。并且就在銷售點附近,60公里以內的范圍,發展農戶分散養殖。
農戶:好養,沒有禽流感,不容易生病。喂點紅薯藤、玉米稈就行。
養殖戶的鴕鳥鄭榮不僅全部回收,還把價值500多元一只的鴕鳥苗先免費發給大家,等收購時再進行結算。
農戶:都是公司回收,還有技術跟蹤,9月到現在一個月拉兩趟,每只我們都能賺1000元。
鄭榮:利潤透明公開,大家都賺自己環節的錢,養殖戶不惦記經銷商的利潤,保證每個人的利益一起賺錢。
發展起養殖戶之后,鄭榮的銷售版圖又向臨近的貴州、云南等地擴張。現在,只要哪里需要鴕鳥肉,他就能調配最近的站點,當天現殺現宰,以最快的速度將鴕鳥肉送到消費者手中。而隨著多年的推廣,當他再次把鴕鳥肉拿到菜市場去,也變得不愁賣了。
經銷商周克泉:我這里一天要賣1到2只鴕鳥,南寧就有十幾個銷售點。
2018年11月23日,記者采訪時還碰見廣西壯族自治區甘洞村的第一書記帶隊來買鴕鳥。現在即使鴕鳥皮價格下跌,大伙兒也能靠賣鴕鳥肉賺錢了。
盧安根廣西科技廳駐天峨縣八臘鄉甘洞村第一書記:政府帶動,想做示范點,如果成功就好推廣。
 
橫縣科技局局長王克律:目前已經有122戶以上,是一個新興產業。
近年來,南方地區水葫蘆泛濫成災,影響水質,鄭榮把它們利用起來喂養鴕鳥,既保護了環境又讓養殖成本大幅降低。
而現在,鄭榮又和廣西醫科大學合作,把鴕鳥骨開發成對控制糖尿病有幫助的藥品,2017年實現銷售額上千萬元。
來源:央視網
聲明:本文來源于互聯網,除養殖商務網原創外,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養殖商務網觀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