服務號公眾號
手機訪問
信息查詢
養殖商務網> 致富經> 正文
“醒”來之后 賺得百萬娶回她
發布時間:2019-01-08 17:10:310

央視網消息:大年初一一大早,后山的墳地里坐起來一個人。既然還沒死,那就好好活!驚險接二連三上演。他在云南的深山里尋找奇特財富。這個從墳地里爬出來的男人,究竟有怎樣令人唏噓的財富人生。


有個詞叫“膨脹”,還有個詞叫“嘚瑟”。今天的主人公畢天祥,曾經很有錢,但很不幸的是,有錢之后,“膨脹”和“嘚瑟”這兩個詞也在他的身上出現了。有人說他的人生故事比小說還要傳奇。究竟什么樣的故事呢?他們村的后山里有一片墳地,無論是畢天祥的財富,還是他后來把“膨脹”和“嘚瑟”徹底扔掉,讓人生發生重大轉變,都與他在那片墳地里的經歷有關。大年初一一大早,后山的墳地里坐起來一個人。既然還沒死,那就好好活!驚險接二連三上演。他在云南的深山里尋找奇特財富。這個從墳地里爬出來的男人,究竟有怎樣令人唏噓的財富人生。
云南省紅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瀘西縣 沙馬村
2004年大年初一,一大早,在沙馬村后山的墳地里,坐起來一個人。
畢天祥:我說,我還活著,要堅持活下去。
這個從墳地里坐起來的男人,就在一年前,還躺在奢華的大房子里,每天都會有專人幫他做頭發、準備衣服。
畢天祥:每天早上8點準時到我家,把我的頭發做好,發型做好就到更衣間,另外一個人把我的衣服拿出來,好,穿這一套衣服,他就把衣服弄好。
曾經的畢天祥,有錢,有派,有最心愛的女人。
畢天祥:找個漂亮的,漂亮就行。那種心理就是說,我什么都不要都可以,只要有她。
大年初一的早晨,畢天祥為什么會從墳地里坐起來呢。
畢天祥的朋友 饒國聰:應該說,在電視連續劇里我都沒看到這么傳奇的故事、人生的經歷。
2018年4月9日 云南省紅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 紅河縣
2018年4月,記者采訪的時候,畢天祥要帶記者去找一樣東西,他說,就是要找的這一樣東西,重新點燃他生命的希望,讓他在2017年銷售額達到700多萬元。
而這樣東西,不是誰都能找著的。
記者:找這個東西只能走這樣的路是嗎?
村民:對。
畢天祥:一般的人根本找不到。
這里的山坡幾乎是直上直下,只要沒站穩就會直接掉到山下。在勉強找到了一個可以站腳的地方之后,記者用手機記錄下了當時的情形。
村民:看到沒。
記者:看到了,我不知道能不能拍清楚。雖然是在路邊,但是在路邊很高的一個山崖上,這有一個很大的石頭,很大的石頭下面,藏著一個,一般人是上不來這種地方的。


攝影師:我說我現在不怕蜜蜂,不怕蜜蜂,我就是怕我自己掉下去。
記者:我也怕你掉下去,我看你頭上出了好多汗,加油,小心。
畢天祥帶記者找到的究竟是什么呢?
這是一種生長在云南的大山里的蜜蜂,當地人叫它小掛蜂。通常,小掛蜂會把蜂巢筑在樹枝上。
用草將趴在蜂巢上的蜜蜂掃掉,一個造型獨特的小掛蜂巢慢慢顯露了出來。
畢天祥:這是一個標準的小掛蜂巢,你看這個不算太大。
記者:我覺得已經很大了,很漂亮。
畢天祥:你覺得已經很大了,但是不算太大,比這個大的還有。
畢天祥:你說這樣好的小掛蜂蜜,容易嗎,非常不容易,非常難找。運氣好的時候一天能找到四五個,運氣不好一天找一個,也許找不到。找蜜蜂的人非常辛苦。
找蜜蜂的人不但辛苦,還需要有飛檐走壁的本事。
每年3月到9月,畢天祥要發動上百個會找小掛蜂蜂巢的人幫他尋找。這種造型獨特的蜂巢里到底有什么吸引畢天祥的財富呢?
畢天祥:你看上去非常大的一個盤,實際上下面是蜂蛹,蜂蜜只有這么小的一點,你看,你看到了嗎?
記者:就是從這邊到這邊是沒有蜂蜜的。
畢天祥:從這邊到這邊是沒有蜂蜜的,是蜂蛹。
拿到一個完整的蜂巢之后,當地人會將有蜂蛹的部分割下來放回原處,這樣就能保證蜜蜂能夠繼續繁衍。而剩下的部分,就全都是蜂蜜了。
記者:有蜂蜜拉絲出來,就這樣直接吃嗎?
畢天祥:對。
記者:這個地方特別想上去舔一口,滿滿都是蜜。
畢天祥:你先嘗一下,怎么樣。
畢天祥:一大口,一大口咬下去。
村民:這個味道可以嗎?感覺怎么樣?
畢天祥:美。
記者:這個地方是我剛才吸的地方,把嘴放上去之后,就像用很多吸管同時在吸,直接把蜜從最原始的地方,就取出來了。
如此獨特的小掛蜂蜜,畢天祥在銷售的時候也非常特別。
畢天祥:如果我們把蜜搖出來,大家買回去,不知道,我說是小掛蜂蜜,但是他也不知道是真是假,如果是帶上蜂巢像這樣賣,人家感覺太好了這么好的蜂蜜。你作假都作不了。所以我們現在小掛蜜就是像這樣賣。


2017年,畢天祥發動了云南省內上百名找蜂人,共收購小掛蜂蜜9噸,每公斤售價300多元。
更讓人想不到的是,當年那個從墳地里走出來的畢天祥,如今,不僅靠著各種各樣的蜂蜜一年銷售額共計700多萬元,而且收獲了一段讓很多人贊嘆的愛情。
畢天祥的朋友 饒國聰:一朵鮮花插到牛糞上,大家都這么想的。
畢天祥:我說好啊,插在牛糞上剛好牛糞營養豐富,鮮花越來越漂亮越來越嬌艷了。
畢天祥的妻子 蔣惠云:你們倆是什么關系?很怪異地問。第一次見到,知道我們是夫妻的時候都很驚訝。
畢天祥吟詩:中國人要吃中國人的東西,特別是中國的蜂蜜,非常值得吃,你看到了嗎,這是中國人的蜜蜂叫中華小蜜蜂,我經常說,我是一只中華小蜜蜂,我飛到了云南,天是藍的,水是清的,我就在云南居住下來。
一般人很難想象,在眼前這個黑黑瘦瘦的男人身上,曾發生過怎樣的令人唏噓的故事。
畢天祥出生在瀘西縣的一個彝族山村,兄弟姐妹八個。
2002年,畢天祥抓住了一個商機,開了一家飼料廠,一下子發了家,然而,窮慣了的畢天祥突然有了錢,這讓他有點不知道該怎么花了。
畢天祥:暴發戶一樣,只知道有錢,有幾個大的歌廳,經常是我們包了,有錢我買單,我一天收入一萬多元我可能花了一半多。


腰包鼓了,腰桿子也跟著直了,畢天祥對自己的終身大事提出了要求。
畢天祥:雖然我長得非常丑,但是我一定要找漂亮的。男人要長得帥嗎,男人就要有能力,有本事。
2002年,畢天祥終于和自己心愛的女孩結了婚。
畢天祥:我說我的媽,我終于找到了,真的,非常感動,感動得流出淚了。我這生終于找到一個我相愛的人了。
左手美人右手財,畢天祥感到簡直沒有人能比他的人生更完美了。
然而,日子是好,可惜只持續了四個月??
畢天祥:天要讓你滅亡,首先讓你瘋狂,真的瘋狂了,也讓你滅亡了。
由于經營不善,畢天祥不僅破產了,還欠下了一屁股債。幾天之后,妻子也提出分手。
畢天祥:含著淚說,我說可以的,可以分手,為什么,在我困難的時候你提出來跟我分手我會分的,但是在我有錢的時候你提出來要跟我分我真的不會分。我也不愿意連累你。
屋漏偏逢連陰雨,大難臨頭各自飛。回到自己老家那個窮山溝,要債的人三天兩頭上門,村里人把他當瘟疫一樣躲。
畢天祥:我走到什么地方,頭都是低的,不敢抬頭,沒法抬,你抬起頭來干什么,低著頭做人。
畢天祥覺得自己已經失去了做人抬起頭的理由。怕連累父母,畢天祥躲到了附近的山里,過起了野人般的生活。2004年大年三十,畢天祥實在想家,然而剛剛摸進門,就被要債的給堵上了。
畢天祥:完了,來了。還錢,沒有。車上拎起一個酒瓶就砸。
由于還不上錢,討債的人和畢天祥爆發了激烈的沖突。為了不再拖累家人,畢天祥跑進了村后山。
當天晚上,天開始下雪,畢天祥冷得像針在扎,到哪里能暖和一下呢,他想起了前兩天村里有一個老人剛剛去世,生前的衣服和被褥應該就在墳前。于是畢天祥直奔墳地。
畢天祥:我就把衣服墊一下,兩床被子蓋在身上,就在那里睡一晚上,感覺非常暖和。我還怕什么,我什么都沒有了我還怕什么。
以前,再豪華的床他都睡過,而今時今日,這世上還有比這更差的地界兒嗎?
在墳地里睡了一夜,第二天一睜眼,畢天祥想明白一件事。
畢天祥:眼睛睜開,我還活著,我自己感覺我怎么還活著,我活起來了,從現在開始我就要踏踏實實做有意義的事。因為以前太飄了,以前做過那些事真的不應該做。
都是睡過墳地的人了,既然還沒死,那就好好活!


從空中俯瞰,這片山林里擺滿了一些奇怪的木桶。這些木桶依山石而搭,上面還蓋著一些破衣服。就是這些造型奇特的木桶,讓畢天祥找到他重振旗鼓的希望。
畢天祥:不知道的人在外看到,會說這個是干什么的,非常恐怖,其實我們彝族祖祖輩輩都是像這樣養蜂的,非常傳統的一種,彝族非常傳統的就是像這樣養,我們彝族居住在大山里,大山里的樹上有很多蜜蜂,所以蜜蜂也喜歡在樹桶里。
這是當地彝族人比較傳統的養蜂模式,將樹干的中間掏空,把蜜蜂養在里面,模擬蜜蜂在野外的生存環境。
當地人家養蜂,蜂蜜一般都是留著自己家里吃,吃不完的蜜,也只是拿到本地集市上去賣。畢天祥當年在外地做生意的時候,很多外地朋友會托他到彝族老鄉家里去買蜂蜜。他想,如果能把自己家鄉這么好的蜂蜜收集起來,肯定會受到外地人喜歡。
每年農歷3月到9月,是當地農戶家里養殖的蜜蜂割蜜的季節每到這時,畢天祥就跑到農戶家里去收蜜。
要割蜜,先要有一樣東西——干牛糞,將干牛糞點著,冒出來的煙就會把蜜蜂熏開,蜂巢就自然露出來了。


割蜂蜜時,下刀也時有講究的,要沿著蜂巢自然的結構,一只手在底下托著,另一只手切割,這樣才能獲得盡量完整的蜂巢。
然而,就在記者拍攝的時候,意外頻頻發生!
記者:這是一塊點著的牛糞。又怎么了?
畢天祥:被蟄了一下。
幾分鐘之后??
畢天祥:現在看到的都是蜂蜜,沒有看到蜂蛹,又蟄了。
記者:又蟄了?
畢天祥:又蟄了。
記者:你走吧。
畢天祥:又蟄我一下。
畢天祥:都是一片一片的,有的是直的,蟄了,叮著嘴了。
畢天祥竟然連續三次被蟄,第三次竟然直接蟄到了嘴上。
畢天祥說,這些年,雖然蜂蜜給他帶來了豐厚的財富,但他對蜜蜂是又愛又怕。
記者:疼不疼?
畢天祥:疼,相當疼。太害怕了太害怕了,太害怕了。開始腫了,你看,腫了這么大了。
被蜜蜂蟄得頭暈的畢天祥只好躺在地上休息。
當年,畢天祥就是像這樣挨家挨戶去收蜂蜜,簡單加工后,送到當地的土特產店里,這樣的土蜂蜜,一公斤能賣到200多元錢,由于畢天祥收來的蜂蜜品質好,到2013年的時候,他一年就能收入30多萬,當年那個被人追債,睡在墳地里的畢天祥,不但還清了欠款,還收獲了一段對他影響至深的感情。
畢天祥:她對我的影響真的非常大,我覺得找到我這個老婆是我的榮幸,她讓我改變了我的人生。
蔣惠云做了17年的老師,如今是當地一家報社的負責人。和畢天祥認識3個月后,兩個人結了婚。


畢天祥的妻子 蔣惠云:骨子里面有一種東西都是一樣的,就是比較陽光,比較向上,而且兩個人都是遇到困難的時候百折不撓,而且心里面都有夢想,都相信說在自己現在的基礎上,以后的日子會過得越來越好。
再次結婚之后,畢天祥對這份感情倍加珍惜。
畢天祥的妻子 蔣惠云:因為我平時喜歡寫詩歌,還有散文,小說。他不會寫,而且他告訴我他讀不懂,但是每一次我有作品發表他就以為我榮,我挺喜歡這種感覺的,我覺得有一個人在欣賞你。
畢天祥:我讓她快樂,讓她開心,讓她多活。預備開始。
結婚之后,蔣惠云開始幫助畢天祥分析他之前失敗的原因,并且潛移默化地影響畢天祥調整生活的態度。她建議畢天祥服裝不要太夸張,要斯文雅致些,金銀首飾不要過多,樸素得體就好,在外吃飯不要點過多,吃不了的要打包。
畢天祥的妻子 蔣惠云:不要太有那些浮夸的,還有急躁的一些東西,腳踏實地地做事情的人,能夠目光長遠一點,能夠接受你通過努力得來的財富或者是幸福,也要能夠在你經受挫折的時候,有那種抗壓能力。
畢天祥:到現在我就覺得人層次不一樣了,品質也不一樣了。我現在是踏踏實實地做事,我想把真正好的蜂蜜送到客戶手中,什么是好的,我說用良心來做的就是好的。
在妻子的影響下,2015年,畢天祥調整了經營思路,通過一個做法,他將銷售額一下子提高到了100萬元。
拍攝期間,畢天祥接到一個電話,讓他趕緊趕到300多公里以外的寶華鄉,那里剛剛發現了一個畢天祥要找的東西。由于這樣東西,在一片山崖之上,攝影師根本無法扛著攝像機靠近,我們只能用手機紀錄下它。
在一棵長在懸崖上的樹上,當地人發現了這個兩米多長的大蜂巢,當地人叫大掛蜂巢。大掛蜂性格兇勐,即便是有經驗的找蜂人,都對它們心生恐懼。由于大掛蜂巢體型巨大,人們要將蜂巢在樹上分割開,一塊一塊地取下來。


畢天祥:看著那么大,兩米多只有這點蜂蜜,因為是被蜜蜂馬上就要吃完了,如果是再過十天來就沒有了,要蜂蜜滿,要再提前十到十五天來,蜂蜜是滿的。
記者:現在這里面還有多少?
畢天祥:可能有七八公斤。
記者:那像這種蜜的味道和其它的蜂蜜,比如說小掛蜂的味道一樣嗎?
畢天祥:不一樣。
記者:你看,這個蜜還是滿滿的就這樣流下來了。
畢天祥:對,好甜啊,它跟小掛蜂不一樣的,那個花香味比較濃,這個花香味沒有那個濃,但是蜂蜜味非常重。
像這樣的大掛蜂蜜由于非常稀少,在市場上能賣到800多元一公斤。畢天祥說,每年這個季節,是他最忙的時候,他要在云南各地跑,到處尋找最好的蜂蜜。
畢天祥:以后的發展就是,誰的資源最豐富,誰的市場最大化,就是把最好的蜂蜜,最原生態的蜂蜜捏在我手上,資源、客戶捏在我手上,然后我就有發言權力,你要好的只有找我,你找其他人找不到。
畢天祥覺得,像蜂蜜這種產品,最重要的就是品質,誰占有最多最好的資源,誰就能在市場上擁有話語權。2015年,憑借在云南各地收集的各種獨特的野生蜂蜜,畢天祥銷售額達到了100萬元。為了擴大生產能力,畢天祥建起了一間920平方米的加工廠,然而,他發現,僅僅靠收蜜,數量畢竟有限。2017年,在當地政府的支持下,畢天祥與養殖戶合作,建成了138個蜂場,由養殖戶負責養殖,畢天祥負責投資和銷售,雙方按照一定比列分成。
為了提高人工養殖蜂蜜的品質,它們會將野外的蜜蜂收集,帶回進行人工馴養。
畢天祥說,每到3月份,即便是最有經驗的養蜂人,也要時刻提防一件事。
記者:我們現在頭上好多蜜蜂。為什么突然間這么多蜜蜂?


畢天祥:分家了。一個蜂箱里面比如說有兩個蜂王,就要分出來,一箱蜂只能有一個蜂王,如果有三個蜂王就要分出三家,所以它就開始分出來了。
一窩蜜蜂能賣5、600元錢,如果飛走了,這錢也就飛了,怎樣才能留住這要飛跑的財富呢?
畢天祥:落在那個鍋蓋里面。
記者:為什么會落在這個鍋蓋上呢。
畢天祥:因為鍋蓋里面放了蜂糖,蜜蜂要吃蜂蜜,它聞到了蜂糖它就找,蜂王到哪里它就跟到哪里,所以蜂王先找到了,蜂王進去了,所有的蜜蜂就跟著進去了。
上千只蜜蜂,一個抱一個,填滿了這個鍋蓋,養蜂人要小心翼翼地提著鍋蓋把它們轉移到新的蜂箱里,這樣一群蜂就在它們的新家里落了腳。
記者:這個是給它們安排的一個新的家?
畢天祥:對。
記者:放進去就行了。


2017年,畢天祥與養殖戶合作建成138間蜂場,銷售額達到700多萬元,當年那個從墳地里走出來的畢天祥,不僅改寫了自己的命運,也在用實際行動帶動更多的人致富。
畢天祥:從我那一次低落到后來我再次來養蜂,我覺得我心態非常好,不做我就不做,要做我就要做好,我經常聽的一首歌,步步高,世間自有公道,說到不如做到,要做就做最好。
世間自有公道,付出總有回報。
畢天祥說,他這輩子,享過很多福,也吃過很多苦。他最深切的體會就是,當財富來臨的時候,膨脹嘚瑟,必有災殃。他覺得,他人生最大的財富,就是明白了這個道理。只有珍惜自己受過的苦、享到的福,才能讓自己成為更好的人。
來源:央視網
聲明:本文來源于互聯網,除養殖商務網原創外,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養殖商務網觀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