服務號公眾號
手機訪問
信息查詢
養殖商務網> 致富經> 正文
90后女碩士回鄉 讓全村男人都緊張的背后
發布時間:2019-01-10 16:54:090
她是一位90后女碩士,而她結婚三次,都沒有結成。結婚不靠譜,她卻要靠家鄉一種再普通不過的小吃做大生意,一開始就被卷入各種非議。她召集婦女們做工賺錢,卻惹得村里的男人們疑慮重重。看90后女碩士馬娟如何克服困難,贏得信任,僅一年,就賣出700多萬元?
 
她就是馬娟,今天對馬娟來說是很特別的日子,因為這一天,她終于結婚了。
馬娟:親朋好友要來,你到底通知幾號,你為什么要改(結婚日子)?我爸那天問你再推不推遲,他說我都不敢叫,他說你自己去結婚,你這到底哪一天結婚我們都不知道。
馬娟的丈夫馬述誠也松了口氣。兩人的婚禮前三次都沒有辦成,馬述誠到現在都不敢相信自己結婚了。
馬述誠:現在沒有一點代入感。好像就說結婚好像在說別人的事情一樣。到現在沒找著感覺了。
馬娟的婚期一改再改,這背后到底發生了什么呢?這一切都源于馬娟做的一件事。
這是花馃馃,也叫油炸馃馃,是甘肅省東鄉族自治縣的一種傳統面點,以面粉為主料,加入菜籽油、雞蛋和蜂蜜,做成各種花型后油炸,口味香甜酥脆。在當地幾乎家家戶戶都會做。
誰也沒有想到,馬娟這個連結婚都不靠譜的90后女孩看上了當地再普通不過的花馃馃,短短一年就賣出了700多萬元,不僅生意做得風生水起,還帶動了當地100多位婦女跟著她一起致富,一個月比原來多收入3000多元。因為花馃馃,馬娟本人也一下在當地出了名。
馬成海:(以前)在東鄉族自治縣是沒有工廠的。還沒有真的發現過一個女人,想去做一個生意,并且把一個生意做到公司化,這已經是很了不起的一個事了。
祁秀莉:馬娟就是把我們老祖宗留下來的這個(花馃馃)能賣錢,都感覺不可思議,說是馬娟就是特別有想法。
不要看馬娟,現在人人都稱贊她,是當地的致富明星。但是最初她要用花馃馃創業的時候,卻在當地引起了很多非議。
東鄉族自治縣,干旱少雨、土地貧瘠,2017年當地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約5000元,是國家級貧困縣。當地人的觀念比較傳統,家庭里一般男主外女主內,女人在家操持家務。在當地能走出大山,讀書讀到大學的女人鳳毛麟角。
馬蕊:就是很傳統的觀念,女人就是相夫教子,就是在家伺候老人,她們覺得女人在外面拋頭露面是不好的事。
馬成海:東鄉的很多女人,有些貧困的山區里面,實際她嫁了一個男人,在我的眼里,她就是嫁給了大山,她從這山里面走不出去。
馬娟的父親常年在外跑生意,家庭教育相對開明,2015年,馬娟考上西安建筑科技大學的研究生,成了全家人的驕傲。在外求學多年,馬娟覺得自己和家鄉的氛圍格格不入。
馬娟:姑娘家比如說你稍微調皮一點,或者你穿的稍微洋氣一點,閑言碎語就會來了。我寧愿在外面打工我都不回來。我不是說不喜歡這個地方是因為滿足不了我什么,只是我不喜歡這個地方的那種氛圍。
馬娟的男朋友馬述誠在蘭州經營牛肉面館和牛肉面調料批發生意,一年能賺80多萬元。馬娟一邊讀書,還一邊幫男朋友在網上銷售牛肉面調料。兩人情投意合,計劃著等馬娟一畢業就舉辦婚禮。
 
2017年11月的一天,馬娟和朋友約著到甘肅蘭州的這條美食街吃飯,有幾家賣花馃馃的小店生意十分火爆,這引起了馬娟的好奇。
馬娟:剛好遇到過年期間,這幾家店都是排著隊的。滿滿排著隊,都排不上。幾個道道里面就有將近20家,都是賣花馃馃的。人流量非常大,然后銷售得也比較好。
在馬娟的老家和部分西北少數民族地區,都有炸花馃馃果果、吃花馃馃的習俗,特別是逢年過節,家里都要擺上幾盤。
馬娟很驚訝,她沒有想到家鄉這種常見的小面點竟然這么受歡迎。緊接著,馬娟又跑到青海省、寧夏回族自治區等西北地區考察花馃馃的市場,有了更大的發現。
馬娟:我當時也就去了五六十家。我了解到的都是以作坊式的這種生產,面對的銷售范圍也非常小。
馬娟了解到,賣花馃馃的小攤和店鋪雖然很多,但大多都是像這樣作坊式生產,賣給當地及周邊的居民。一斤花馃馃的價格10多元,在當地,花馃馃就是一門養家糊口的營生,賺不了多少錢。
 
但是馬娟卻認為隨著現代生活節奏加快,會炸花馃馃的年輕人越來越少,如果將花馃馃這種具有當地特色的小點心,進行標準化和規模化生產,應該很有前景。
馬娟:我想把它就是往大做,往標準化做,這個東西可以成為一張名片。如果說拿到全國各地,或者是在國外拿出去,這就是東鄉族自治縣的東西,這就是東鄉族做的東西。
馬娟覺得在自己的老家,婦女幾乎人人都會炸花馃馃,發展花馃馃的事業很有優勢。2017年12月,馬娟拿著她和男朋友準備結婚的30多萬元回到老家,挨家挨戶地找村民幫她做花馃馃,卻都吃了閉門羹。
馬娟:不相信,臉上全寫著不相信。那種藐視的那種質疑的,反正啥表情都在臉上。
馬庫力蘇:女人會做,做出來的東西銷售不出去也擔心。
馬蘇米:在我們這個地方,這個(花馃馃)女人全部會做的,她哪里賣去嗎?
村民們誰也不相信一個剛畢業的女娃娃,能把這家家戶戶都會做的東西,賣上價錢。不僅如此,很快還傳出了各種風言風語。
馬蘇米:騙子,哪有一個小女孩搞這么大生意。搞不下去的。
馬庫力蘇:這個小姑娘她年齡小,是不是騙子,大家都害怕。
馬述城:四處傳著說馬娟回來做這個事肯定是有什么別的目的。反正不是干正經事。
馬娟要規模化生產花馃馃,首先得有一批技術嫻熟的工人。她到底如何說服村民,用一年的時間,將花馃馃賣出700多萬元呢?
在當地誰家來客人,鄰里鄉親就會來幫忙炸花馃馃。2017年12月,沒人愿意跟馬娟做花馃馃,她就干脆以幫忙為由頭,喊來了幾位親戚。為了表達謝意,馬娟還承諾一人一天給50元的報酬。在當地,農村居民一年的可支配收入是5000元左右,50元一天的報酬那是相當可觀。親戚們很高興,可是一聽馬娟提出的要求,卻又不想干了。
馬述誠:你不會炸油馃馃(花馃馃),你跑這來喊啥呀?你這指手畫腳,人家壓根就不聽她的,我們做了幾十年就這樣做著,你為啥要改?
馬蘇米:50元錢(一天)我們不想做,還怕這50元拿不到,(我們)心里面怕的,一天就干著。
 
引起爭論的就是這種花型被叫做馓子的花馃馃。平常大家做的都是這種大馓子,馬娟卻要做成這種小馓子。她規定小馓子的長度是28厘米,繞6個圈,大小粗細必須一樣,達不到標準,就得重新做。
馬娟:如果是大馓子的話,我們這樣就很輕松,而且它搓一圈就過來。但是小馓子,我們按照六個來說,我們得搓六次。手稍微一動,它就會把尺寸扯大,剛開始做的時候,有長的,有寬的,有粗的,都不一樣。
馬庫力蘇:她不會做這個,真生產出來怎么辦啊?她工資發不了,我們吃啥。心里邊有些擔心。
婦女們手上干著,心里覺得這50元一天的報酬怕是泡湯了。除了馓子,一共八個花型的花馃馃,馬娟都從色澤、口感、規格等方面進行調整。
馬娟:我想著放到包裝里面要精致一點,不光要從包裝外觀上去打破這個傳統,還要從它產品本身上面去做一些突破。
 
婦女們在家做花馃馃,比較隨心所欲,馬娟要把產品標準化,反反復復試驗了大約一個月,她一算賬,嚇了一跳。
馬娟:他們那么多人,(一天)才做了不到50盒。不到一個月的時間,就花了30多萬元,差不多,亂七八糟的各種支出。
手工復雜,產量很低,先期的試驗幾乎花光了馬娟帶回家的30多萬元。馬娟為了提高效率,將10多位婦女按揉面、捏花型、油炸等工序分組,分工合作,花馃馃的產量提高了一倍,一天就能生產200多斤。馬娟把自己的花馃馃一斤定價29元,這可是市場上一般花馃馃價格的2倍多,村民都覺得這樣高的價格,誰會買呢?但馬娟卻用了當地村民從來都沒有想到的一招,將花馃馃賣了出去。
2018年1月19日,臨近春節,趁著采購年貨的熱度,馬娟嘗試在朋友圈推出
花馃馃大禮包,6000多斤,近20萬元的花馃馃不到10天搶購一空。
馬娟:我當時沒有想到那么火爆,嚇我一跳,就評價非常好。
馬蕊:每天都能吃到嘴里的東西,沒有想到竟然能做成這個樣子。我姐的鬼點子也挺多的,竟然能想到這個。
祁秀麗:她剛剛開始設計的那個包裝也比較好,然后銷量比較好,人家拜年的話,人家就是送禮的話就拿上這個,又實惠還好吃。
馬娟:嘗一嘗,我們做的花馃馃。
馬娟把花馃馃賣斷貨的消息,一下傳遍了村子,很多婦女都過來看熱鬧。在網上賣東西,對這些一直守在家里,幾乎沒有走出過大山的婦女來說,實在是太新奇了。
馬娟:那些婦女當時就圍著我一圈,就滿滿一圈,在我那小房子站得滿滿的。因為我個子小,后面的人看不著,都是踮著腳看。
婦女們的熱情超乎了馬娟的想象,而她們的眼神更是觸動了馬娟。
馬娟:眼神,我能看到她們那種眼神你知道吧,有點渴望,然后有點就是遙不可及。我能看出來。
 
馬娟從小在大山溝里長大,她比別人更能明白這些婦女想要改變自己命運的渴望。
馬娟:你們有錢賺了,我說老公面前是不是把頭都抬起來了,是不是可以背著手走,就給她們講笑話,她們非常認可。能深深體會到沒有經濟來源,家庭地位沒有辦法提高。
村民:自己學了一些本事,也就是掙錢了。
馬娟原本只想創業賺錢,但她突然發現花馃馃的這項事業有更大的意義。2018年4月,馬娟決定在東鄉族自治縣建花馃馃加工廠,帶動更多的婦女做花馃馃,然而事情卻并沒有那么簡單。
這一天,記者在當地采訪時,看到了這樣的一幕。很多婦女一看到陌生人,轉身就跑。
馬娟:跑掉了,跑掉了。我剛開始去找她們的時候,也是類似于這種情況。要么跑掉了,要么直接不見。很多人也在拒絕我。
當地的婦女很少出門,見到陌生人就害羞地躲開了。
你過來,你過來。
招呼了半天才敢走近。當時馬娟想要召集婦女制作花馃馃就經常遇到這種尷尬的情況。
 
那個時候縣政府也在尋找項目解決東鄉山區貧困的難題,縣婦聯主席祁秀莉很欣賞馬娟的眼光和闖勁,決定幫助她。
祁秀莉:80%的婦女都會做,上手也比較快。銷路好的話,我們就是準備把這這個油馃馃(花馃馃)作為一個主要的特色產業來抓,就是(工廠)開到每個村。
馬娟自己拋頭露面做生意也就算了,現在還在當地建花馃馃加工廠,鼓勵婦女跟著她一起干,這讓村里的男人們有些坐不住了。
馬海龍:女人的職責就是在家看孩子做飯,都是男人出去打工。
馬成海:家里面我們俗話說就是男人叫做掌柜,這個掌柜說了啥,女的就是要絕對服從。
馬娟:一個女的你應該就是早點嫁人,去生孩子去,你做什么事,你還做買賣呢?你還做生意呢?咋可能。你們越壓制我,我就越要挑著干。
馬娟很不服氣,她一邊到村民家面對面溝通,一邊熟悉建設食品加工廠的各個環節,每天只能睡兩三個小時。花了十多天,馬娟終于說服了10多位婦女來參加制作花馃馃的培訓。
媳婦要出門,家里的男人們擔心她們上當受騙,實在是放心不下,只能跟著,把媳婦送進培訓場地的大門口,瞧瞧到底咋回事。
馬海龍:我擔心她是不是真的天天在做花馃馃呢?我去看一下里面還有沒有其他的婦女,人多不多,(媳婦)沒有出過門,也沒有打過工。這是第一次出去還是有點擔心。
這位小伙子在門口觀察了一個星期才放心。
馬海龍:人也很多,有10幾多個人。我也很高興,她也可以掙到自己的第一筆錢。
2017年4月,花馃馃加工廠順利開張,一天產量就能達到1000多斤,婦女們跟著馬娟在工廠做花馃馃,一個月就有3000多元的收入。
馬麥熱在:我們心里很高興,花馃馃能致富,能過這么好的日子沒有想到,能這么賺錢沒有想到。
祁秀莉:我們婦女能脫貧的話,她也是這個上面做了一些貢獻,不但是掙錢,而且是在思想引領方面一大突破。
可是,馬娟沒有意識到,隨著花馃馃產量的增加,一個危機悄然來臨。
馬娟:七八月份的時候剛好天特別熱,可能不太能想起來說吃一下這個(花馃馃)。七八月份也沒有我們(東鄉族)什么節日,屯了一批貨,我還正愁著了,該怎么辦?
和春節銷售旺季相比,七八月份沒有當地傳統的節假日,天氣又炎熱,本地銷量有限,外地人對花馃馃又不認識,費盡心思生產的花馃馃積壓了4000多盒,而花馃馃的保質期只有三個月,馬娟陷入了銷售的困境。
可是1個月后,這些積壓的花馃馃卻一下子變成了搶手貨,這又是怎么回事呢?
7月到9月是甘肅省旅游的旺季,很多游客到了蘭州,都要到面館嘗一口正宗的牛肉拉面。
這些往來的游客,一下給了馬娟啟發。馬娟覺得游客臨走時可以把花馃馃作為當地的特產買上一些。她想通過牛肉面館銷售試試看。
馬娟:因為很多到我們這邊來旅游的話,都會買我們這邊的西北特色食品。相當于是以一種店中店的模式,然后他們幫我們代銷,這樣對我們來說,成本比較小。
王道明:目前在蘭州市區就有4家店,銷量還可以,(一個店)一個月銷售100多盒到200盒。
 
之前滯銷的花馃馃,通過牛肉面館的土特產渠道打開了銷路,變得炙手可熱。馬娟一個月內和30多家牛肉面館談好了合作,她的花馃馃生意終于走上了正軌。
馬娟本來和男朋友商量好,畢業就結婚,但是因為做花馃馃,耽擱了幾個月,馬娟終于有時間好好籌備婚禮,卻沒想到是一波三折。
2017年8月,當時還是男朋友的馬述誠正式上馬娟家提親,但是他的一個舉動讓馬娟的家人很惱火。
馬述誠:你一分錢不花,你就把我姑娘給娶走了。很多親戚在旁邊就一直在勸著說這不行,你看人家那誰家給了多少,那誰家給了多少,你這得把人家比下去。
馬娟:都跳起來就喊著那種,口氣不太好。就覺得姑娘的彩禮可能搭得越高,送的東西越好,就說明這個男方越看得起女方。
家人認為,結婚的彩禮關乎女方家的面子。男朋友馬述誠經營著牛肉面館和牛肉面調料生意,一個月就能賺六七萬元,提親卻不不舍得拿一分彩禮錢,很沒有誠意。
馬蕊:因為結婚這個事情是一個人這一輩子最大的事情。他們就想的是我姑娘這輩子就嫁這一次,我就要把她體體面面地嫁出去。
 
馬鴻義:做父母的話,把嫁妝做好,東西買好,浩浩蕩蕩地嫁出去,對不對?也風光的。
做父母的都希望女兒能過得好,但男朋友拿不出彩禮錢還有另外的隱情。
這家麻辣燙館的前身就是馬娟男朋友經營的牛肉面館。為了做花馃馃,馬娟把兩人準備結婚的30多萬元全部投了進去,可是市場剛打開,馬娟又擴大生產,建廠房買設備,手上的錢根本不夠。男朋友知道后,就瞞著馬娟偷偷轉賣了自己的牛肉面館,賣了70多萬元。當馬娟看到轉賣合同時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馬娟:我當時把那合同給扯了,我把它撕碎了。
老公:她說不行不能轉,我說你扯那干什么,都已經簽了字。應該是說咱這個事兒這邊可以運營了,有一筆資金了,應該是感到高興,但是沒有想到她的反應這么激烈。
之前馬娟怕家人操心,并沒有告訴父母實情,沒想到卻連累了男朋友,這讓馬娟很過意不去。
馬娟:我不希望他這么做。因為我覺得萬一不成功,我會非常內疚。
馬述誠:破釜沉舟,你干也得干,不干也得干,好好去干吧,然后有強大的后盾在后面支持你。
家人得知真相后,同意了兩人的婚事。雙喜臨門,馬娟的花馃馃項目也被引入東鄉縣政府的扶貧車間,通過政府的牽線搭橋,馬娟拿到了300多萬元的大企業訂單。馬娟一邊建車間,一邊忙生產,耽擱了婚禮,日期是一連改了三回。這讓一直為她婚事操心的父親很心急。
馬鴻義:忙得不可開交,你在結婚,你這么忙,你的父母是怎么想的?當父親的是什么感覺?
 
2018年10月27日,馬娟和男朋友終于舉辦了婚禮,跟著她干的婦女們都帶著自己親手做的花馃馃,參加了婚禮,并為馬娟送上了最美的祝福。到2018年12月,短短一年時間,馬娟銷售了700多萬元的花馃馃。
馬艷雋:我們扶持建立了由馬娟運營的東鄉油馃馃(花馃馃)扶貧車間,讓100多名貧困婦女在家門口就業,實現了掙錢顧家兩不誤。
來源:央視網
聲明:本文來源于互聯網,除養殖商務網原創外,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養殖商務網觀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