服務號公眾號
手機訪問
信息查詢
養殖商務網> 致富經> 正文
藏在冰面下十年的神秘財富
發布時間:2019-01-24 16:31:110
央視網消息:十年時間,他養魚卻從不賣魚,成了別人眼中的怪人。等待十年,只因布下一個龐大的財富棋局,未來將給他帶來上億元財富。2017年底,他的財富終于開始收獲,一天預計就有200多萬元。但情況卻一波三折,讓他心驚肉跳。期盼十年,到底是一鳴驚人?還是一個笑話?《致富經》記者帶您一起奔赴黑龍江,現場揭曉財富懸念。


這個吃冰的人,就是今天節目的主人公,名叫高振和,當地很多人都說,這個人太怪了,也太摳了,為啥這么說呢?這個高振和包下一個3000多畝的大湖養魚,但是養了十年卻都不賣,朋友想吃兩條,他都不舍得。他說,這片湖里埋藏了他謀劃十年的一個計劃,一旦實現,那將會帶來上億元的財富。2017年底,高振和說,他的魚終于可以捕撈了,十年漫長的期待,他等來的到底是驚喜還是驚嚇呢?咱們一起去看看。


記者去采訪的時候,高振和的心一直揪著,他告訴記者,這片冰面下,蘊藏著上億元的財富。這些財富,他盼了十年,明天即將開始收獲,一天預計就有200多萬元入賬。
高振和:我為了等這一天,我等了十年了。
明天是元旦小長假的第一天,也是高振和要舉辦冬捕節的日子。哈爾濱雖然地處東北,卻從來沒進行過冬捕。為聚人氣,早在一個月之前,高振和就借助媒體做足了宣傳。明天將有上千名游客,到這里觀看冬捕、現場買魚。
高振和:明天魚一出來以后,大家都到這里看,那種感覺,太好了。
從2007年開始,十年時間,高振和養魚卻從不賣魚,大家都說他很怪,而且還特別摳門兒,朋友想吃兩條魚,高振和都舍不得給,很多人都不知道他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。但此時此刻,高振和的心里很忐忑,冰面下到底還存活著多少魚?明天的200多萬元能到手嗎?為了萬無一失,高振和專門從查干湖請來有經驗的捕撈隊,決定先打一網看看。然而,下午兩點,意外發生了!
員工:這塊有道土梁,網被土梁掛住了,過不去了。
高振和第一年做冬捕,經驗不足,聽說漁網被掛住了,心一下子揪起來。熬了十年,就等著明天財富揭曉的時刻,此時任何的風吹草動,都能讓高振和心驚肉跳。
高振和:今天能不能拉出來?
員工:能拉出來。
高振和:能拉出來,網拉出來能不能再放下去。
員工:能。
高振和:能嗎?
員工:拉出來,避開這個地方,往那邊下網。
字幕 2017年12月29日晚上21:00
捕撈隊從早上6點就開始準備,一直到晚上9點,一條魚都沒撈上來,高振和急眼了。十年里,他往這個湖里投了300多萬元,如果撈不出來魚,不但錢打了水漂,更是讓自己成了個笑話。
高振和:如果真要是沒魚的話,我就沒辦法面對這些朋友了,明天的話,人來那么多,我怎么面對這些朋友。
工人們感受到了高振和的焦急,都牟足了勁兒拉網。晚上10點半,一陣歡呼聲打破了沉重的氣氛,終于有魚了!
員工:來魚嘍!出魚了,出魚了。按說有這么一條魚出來了,這往后面就有千軍萬馬了。這兒還有一條,兩條,小胖頭魚上來了。
經過十幾個小時的漫長等待,這些魚終于緩緩而來。
員工:往里走,往里走,太光了,慢點慢點慢點。
記者:這是什么魚?
員工:大胖頭魚。
記者:胖頭魚?
員工:胖頭魚。
此刻,室外氣溫是零下26攝氏度,但在場的每一個人,心里都是熱乎的。
高振和的朋友:這些魚,太大了。
高振和的朋友:真是沒見過。一二三,一二三,來來,豐收嘍,一二,一二,一二,一二,一二,一二。
高振和的朋友:這么晚就是來看這個效果,沒見過魚這么多。看看,這條魚,得有50斤重,拿著很費勁,都半夜凌晨了,零時過去了,今天是12月30號了,來了頭魚了,這魚太好了,太美麗,多漂亮。
魚是見到了,可高振和的心里一點也不踏實,因為現在打出來也是白打,這些魚能不能賣出去,全看明天冬捕現場能不能撈出來魚。如果明天撈不出來魚,游客們都會認為老高是騙子,今天晚上打出來的這些魚,指不定是從哪兒買來忽悠人的。
記者:明天那場捕魚更關鍵嗎?
高振和:非常關鍵。
記者:為什么呢?
高振和:明天涉及到,市民都來了,那種壯觀場面如果沒有的話,那也不行,所以明天肯定還得出魚。
一直到凌晨3點,這網魚才全部打上來。7個小時后,高振和期待了十年的財富就要開始收獲,然而他萬萬沒想到的是,接下來發生的事情,出乎他的意料,打得他措手不及,欲哭無淚。
字幕:地名時間 2017年12月30日
今天是元旦小長假的第一天,很多游客一大早就來等著看冬捕。
游客:早上就過來了。
記者:一大早就來了?


游客:對啊,特別期待,在我們龍江這片大地上,能有這么好的捕魚文化節,還是頭一次,頭一次見到。
游客:湖北武漢來的。
記者:好遠啊。
游客:對對,昨天晚上坐了一晚上的火車,專門來看打魚。
記者還發現,有些游客手里還拿著大袋子,準備一會兒搶到魚,就裝進袋子里扛回家。
游客:帶著袋子,帶著袋子準備多買幾條送朋友。
記者:這一會兒是準備裝魚的嗎?
游客:裝魚的,對啊。
記者:那魚特別大,這能裝下嗎?
游客:我盡量裝。
記者:這能裝幾條魚?
游客:這個送朋友,盡量裝,裝滿了。


上千名游客已經到了冬捕現場,所有人都期待著活蹦亂跳的魚兒上岸。看到來了這么多游客,高振和既興奮又緊張。等待了十年,布了一個龐大的財富棋局,要網羅上億元的財富,今天對高振和來說,至關重要。
高振和:就是想通過這次冬捕,讓大家知道大菜園子湖有這些魚,一炮紅起來,讓哈爾濱市民都知道大菜園子湖有四五十斤重的大魚。
記者:十年是不是在等這一天?
高振和:就等這一天。
看到來的游客越來越多,天氣又冷,高振和就現場燉了一鍋魚,讓游客們先暖暖身子。架起大鍋,生上火,把魚處理干凈,蔥姜蒜過油,鍋熱之后放入新鮮的湖魚,再放上點新鮮蔬菜,大火這么一燉,原汁原味的大鍋燉魚就成了。
高振和:來來來,過來,嘗嘗來,來來來,快點來,趕緊。
高振和的朋友:心情特別激動。
高振和:太爽了。
高振和的朋友:第一次有這種的人生體驗。
高振和:這還有呢,還要呢。
高振和的朋友:太好吃了,遇上了,就是這個味道。
高振和的朋友:再來一碗,吃完一碗再來一碗。
人氣聚起來了,上午10點,高振和宣布冬捕節正式開幕。
高振和:捕魚嘍!


上千名游客圍著出網口,焦急地等待著出魚。他們都是揣著現金來買魚的。高振和十年的等待,到了最關鍵的時候,可他最不想看到的一幕發生了。15分鐘過去了,漁網拉出了二十幾米,一條魚也沒拉上來。半個小時過去了,網已經拉出了四十多米,可還是沒有魚。高振和沉不住氣了,趕緊到冰面上查看漁網的情況。
高振和:(漁網)現在就在這兒走呢。
記者:能看到魚嗎?
高振和:現在還看不著。
記者:我看這網走得還挺順利。
高振和:對,現在非常順利。
網沒出問題,但是一個多小時過去了,漁網拉出了一百多米,卻還是一條魚都沒有,高振和的臉色變了。
記者:我看還沒有魚啊?
高振和:誰知道呢,我也著急,但是現在來講的話,確實著急,看看吧,估計一會兒應該能有魚,可能在后邊。
記者:這要是萬一出不來魚,可怎么辦?
高振和:不可能,應該能出來,等著吧。


此刻的室外氣溫是零下17攝氏度,魚遲遲不見蹤影,天又冷,此時人群出現了躁動,有一部分游客覺得打不上來魚,很失望,就陸續離開了。高振和的臉色越來越難看,他在捕魚現場急的團團轉。可打魚,他是外行,干著急卻幫不上忙,看著一直不出魚,又著急上火。他干脆到回車上,強迫自己冷靜下來。
高振和:網很長沒拉出來,但是也著急,究竟有沒有(魚),還是個未知數。
這一網能不能捕上來魚,誰也不知道。面對上千名游客的期盼,高振和該如何交代?不是坐在車里平靜下來,就能解決問題。如果捕不上來,昨天晚上撈出來的魚也賣不掉,一天收入200多萬元就成了癡人說夢。十年只養魚不賣魚,夢想著收獲上億元的財富,高振和到底謀劃了一個什么樣的財富棋局?
高振和今年60歲,是土生土長的哈爾濱人,他對這里的冰雪有種特別的熱愛。
高振和:這冰能吃。
記者:能吃嗎?
高振和:能吃。
記者:嘗一塊?
記者:什么味道?
高振和:這冰才好吃呢,小時候就在這里土生土長長大的,小時候就吃這冰塊。
高振和22歲離開家鄉,外出謀生,他從樹苗銷售做起,然后承包綠化工程,經過多年打拼,他的綠化工程公司一年有八千多萬元的收入。2007年,高振和盯上了一個能給他帶來上億元財富的新行當——養魚。
在東北,去飯店吃飯,鐵鍋燉魚是道必點菜,把魚燉上,配上豆腐粉條,咕嘟咕嘟燉上半天,看著就能饞死個人。
消費者:冬天的時候,一般都是吃頓大魚,鐵鍋一燉,特鮮亮,好吃。
當地人對魚的偏愛,讓高振和看到了商機,大家都愛吃魚,好水養出來的魚又貴,那為什么不自己養呢?
字幕:大菜園子湖
2007年,高振和承包了這個距離哈爾濱市區20多公里的大菜園子湖,這個湖占地3000多畝,自從高振和承包了它,質疑聲就沒停過。
高振和的兒子:十年了,他也不往外捕魚,他也不讓人往外捕,不管誰去捕,他都不讓。
員工:我們偶爾偷著來打魚,打了他就不愿意,要是打多了被他發現了,我還挨頓罵。
其實高振和就是想養魚,然后通過冬捕來賣魚。但大家伙兒不理解的是,別人的魚養個三五年也就賣了,可高振和卻十年只養魚不賣魚,甚至朋友想找他買兩條,高振和都不愿意多給。
高振和:這個打幾條,那個打幾條,那我認識的朋友多了,那都打的話,不就打沒了,我這些年的想法,不就完全沒有了。


在高振和心里,布下了一個長達十年的財富棋局,未來能給他帶來上億元的財富。但是這十年里,他只養魚,不賣魚,被很多人恥笑。直到2017年年底,高振和終于對外公布,他的魚可以賣了,這到底是咋回事呢?
今天高振和舉辦了哈爾濱當地的第一場冬捕節,從上午10點開始拉網,一直到中午快12點,漁網拉出了一百多米,都沒有見到一條魚。
到了12點半,人群突然沸騰起來。
員工:大家往后撤,往后撤,拉網了,拉網了,拽網了,起來。
記者:他們說魚出來了。
高振和:有嗎?出沒出來?
員工:出來了,出來了。
原本坐在車里的高振和,一聽到動靜,就趕緊往捕魚現場跑。
員工:往里進,往里進,閃開閃開。
記者:讓一下,讓一下,讓一下。
看見出魚了,高振和激動地直接沖過去抱起一條魚,他興奮得差點摔倒。
員工:來魚啦
在零下17攝氏度的室外,苦苦等待了一上午,終于見到魚了,游客們一下子興奮起來。
游客:來就是為了買魚。
記者:看到了魚興奮嗎?
游客:太興奮了,都興奮得不行了。
游客:特別激動,特別激動,(魚)非常大,頭一次看到這么大的魚,頭一次親身體驗,能摸到這么大的魚。


高振和也忍不住找了一條大魚給記者炫耀。
高振和:這條魚,你看看。
記者:這算最大的嗎?
高振和:基本上算,這條魚有50斤。
記者:這有多少斤?
高振和:50斤,得有50斤。
記者:這里邊像這樣的魚,多嗎?
高振和:多,非常多。
記者:就是你說的那種?
高振和:對,對。
記者:我看你這會兒情緒特別高了。
高振和:特別高。
記者:因為見到魚了。
高振和:見到魚了,見到魚了,你看。
記者:舉一下。
高振和:一米多長,舉不動了,好了。
從這湖里撈出來的,很多是像這樣五六十斤的大魚,體長也都超過50厘米。在這些魚里,像這樣的胖頭魚最多,還有草魚、鰱魚等十多個品種。一看見這些魚,還沒等高振和招呼,游客們就開始搶魚買魚了。美味的誘惑當前,讓大家規規矩矩的排隊實在太難了。
高振和的員工:你要什么魚?
游客:就要胖頭魚。
高振和的員工:你看要哪條?
游客:哪條都行,哪條都行,你給我裝一條。
高振和的員工:排成一排,排成一排。
游客:我的這條魚還沒給我裝呢,你快點給我裝。
高振和的員工:你倆的第一個,先過來。師傅,來,你的。要多大的,自己挑,挑完去稱,后邊的等著。
游客:我這在他后邊排了一個多小時了。
高振和的員工:一個人一個人來,咱忙不過來,人多。
游客:買三條了,其中兩條花了800元。
記者:怎么搶到的?
游客:頭魚,必須得搶,2018年年有余(魚)。
冬捕節當天撈出了4萬多斤魚,一斤魚平均20元錢。這里是暫時存放昨天晚上那網魚的池子,很多游客在現場搶不到魚,就到這里買。大家親眼看到了出魚,都相信這些魚是從這個湖里捕出來的。這個池子里的魚,有很多是別人提前預定好的,這位游客等了兩個多小時,也沒排上號。實在等不及,他就干脆自己動手撈魚。
游客:怎么就整不上來。
經過一番交涉,高振和最終以600元的價格把魚賣給了這位游客。
記者:搶到了。我該稱重就稱重。我這費了好大勁兒,終于搶到了一條魚,我在這兒等了兩個多小時了。


下午4點,兩網一共10萬多斤魚,全部賣完,賣了200多萬元,高振和實現了他十年財富計劃的第一步。他十年只養魚不賣魚,為的就是把魚養得大點,再大點,因為這樣大個頭的魚很受消費者喜歡。
游客:好彩頭,是不是姑娘?
游客:搶彩頭。
游客:對,搶彩頭。
記者:你想抱條多大的魚回去?
游客:更大更大,超級大。
游客:超級大。
決定開始做冬捕,高振和就想走差異化競爭。他堅持十年不賣魚,耐心的等待,讓魚長到足夠大,決心在出魚的時候一炮而紅,打出品牌和名氣。然而,想要獲得這樣的財富,就要忍得住、等得起。
高振和:我這人做什么事,都是這事兒做成了再說,做不成的時候,我就不想跟大家說,說了一旦要是不成的話,他們感覺老高該是吹牛了。


2017年夏天,高振和看著在湖面跳躍的魚,幾乎每一條魚的嘴巴,都能塞下一個拳頭,他認為魚的個頭足夠大了,可以辦冬捕節了。而冬捕節只是高振和上億元財富計劃的一小部分,他告訴記者,在這片冰面下,還有50萬斤左右的魚,價值2000多萬元,除此之外,高振和正準備著手,把冬捕和旅游結合起來,發展冰上旅游項目,配套住宿和餐飲,吸引更多的人到大菜園子湖來。
高振和:(這個湖)離市區太近了,我這里的地理位置好,魚為啥賣得這么快,因為這個魚是從松花江過來的水養的,純是綠色,市民來這也方便,如果這個地方不利用好,真的白瞎了。
十年等待,高振和終于盼來了第一個豐收季,對接下來收獲上億元財富,他也很有信心。采訪的時候,高振和告訴記者,他想借著這些松花江水養出來的大魚,祝觀眾朋友們年年有魚,財源廣進!
十年,3600多天,高振和抵擋住了無數誘惑。他耐心的等待,讓魚長到足夠大,最終一出網,就能一鳴驚人。學會等待,其實也是一種智慧和膽量,經過歲月的洗禮,這份財富才顯得更加與眾不同、彌足珍貴。
來源:央視網
聲明:本文來源于互聯網,除養殖商務網原創外,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養殖商務網觀點。